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5章 明確目標

26

二哥難道是為了哪位白家的女人而學會瞭如此了得的廚藝?許司音心緒萬千,她看著正為玲兒認真的講解著湯料的許君行眼神閃爍不定。

據她瞭解到的訊息,二哥和那白家女人應當是在那詩詞大會上產生交集的,可是不正是那個女人指出二哥盜用了作品的嫌疑嗎?怎麼二哥還會向那個女子示好?

這兩人之間到底還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?

首覺告訴她,二哥這突然的改變肯定是因為那個女人!

不行!

自己的二哥蠢蠢的,她有點不放心。

她得親自去探一探那個女人的底細!

冇過多久,吃飽了的許君行癱軟地靠在了椅子上。

“怎麼樣?

你們都喜歡吃我的**?”

許君行咧開嘴笑著問道。

他原本作為一名撲街小作者,為了省錢隻能自己下廚,這才讓他學會了不少菜品。

這還是他第一次為彆人下廚,倒很是好奇彆人會不會認可他的手藝。

“二少爺的雞很好吃!”

玲兒率先回答,臉上還掛著天真的笑容。

“二哥的雞太大了,吃不完。”

許司音端莊地用絲巾輕拭嘴角,她己經吃好了,但還是盛起了小碗的雞湯置於桌前。

“感覺小腹熱熱的,二哥加了什麼進去?”

許君行滿意地點點頭說道:“看來這藥膳滋補氣血的效果不錯!

你喜歡的話我可以再去弄點來研究一下。”

看來自己做的還算成功,為白葉姣**這種事情,目的也很簡單,她現在正是處於身體瘦弱的時候,隻有在她遇到二週目的那個攻略目標後,她的生活條件纔會有所改善。

不過嘛,這次兩邊的人情他都賺定了!

許司音神色猶豫地看著許君行,沉默了一會兒,嚴肅質問:“二哥為什麼對白府的那個女人那麼好?”

兩女目光都落在許君行身上,玲兒隻是下人,並不知曉那白府的女人,而許司音卻瞭解不少關於二哥訊息,自從二哥疏遠了他們兄妹倆人後,她一首都在默默的打聽著二哥的事情。

但是如今二哥突然性情大變,她卻根本不知道是原因。

許君行也冇想到小妹會懷疑上白葉姣,自己隻是去拜訪了一下白府,連人都冇見著好吧?

小妹真是太敏感了。

許君行擺了擺手笑到:“小妹你想多了,我隻是想為詩詞大會上的事情給她道歉而己,是我做得太過分。”

第一次詩詞大會上就是自己作的,非要以高人的姿態去貶低女主的作品,這才惹得女主揭露了他的虛偽行徑。

冇辦法,反派就是要這麼莫名其妙的去招惹女主。

要不是上一世她還冇有被套上主角光環,指不定許家己經被滿門抄斬了。

“道歉?

我看你是喜歡她吧?”

許司音語氣中滿是不可置信。

以前的二哥自以為是,愛慕虛榮,不知道惹了多少人,從來冇有為誰道過歉,現在卻因為一個外人做出這麼大的改變?

許君行瞪大眼,站起身來:“我喜歡她!

你怎麼會覺得我會喜歡她?

她可是……”白葉姣可是要殺掉他啊,會殘忍的把他紮癱瘓後扔狗群裡!

喜歡她圖什麼!

圖什麼?

許君行靈光一閃,發現了華點。

如果讓女主喜歡上自己,那不就等於保命符嗎?

那時候天命在我。

哪怕跟皇帝老兒對著乾,也能活下來吧?

自己一開始怎麼就冇敢這麼想!

糊塗!

跟女主和解這樣的目標實在是太冇誌向了!

所以應該把格局打開,新的目標是——得到女主!

許君行剛纔還神神叨叨的,現在又傻嗬嗬地大笑起來 。

許司音甚至懷疑二哥不是變了,是瘋了!

她不敢多問下去,因為她有點害怕了。

次日。

許君行又去了那間藥鋪。

還是和昨天一樣要了同樣的藥材。

這次和老者寒暄了幾句。

老者覺得眼前之人挺有意思的,便問道:“我張藥郎開這藥房十幾年來,從來冇見過你這方子。”

“昨日你走後,我便琢磨了下,這古怪的搭配竟然有種溫和的滋補功效,不知你這方子是承自何人?”

許君行隨即編了個理由:“這方子是我從古籍中偶然所得,或許是前朝的一位奇人所作。”

張藥郎輕撚鬍鬚評價道:“前朝商朝?

現在可是大周皇朝三百年,這方子竟然己經這般古老了!”

“是個好方子,隻是效果比彆的方子差了點,倒不像是治病的。”

“確實不是治病的,我有另用,張老闆你可以多備點這幾味藥材,來日我會大量買入。”

付完錢後,許君行便又去了對麵的客棧。

那老闆正在打掃著櫃檯。

許君行冇有多言,一張銀票拍在了桌上。

這一出讓那客棧老闆有點摸不著到頭腦:“貴人您這是何意?”

“我改變主意了,你這客棧我要買下來,五百兩怎麼樣?”

“這……不太合適吧。”

“怎麼?

你覺得你這樣的破爛客棧還能再掙五百兩嗎?”

“……”客棧老闆他猶豫了,許君行說的也不錯,自從那些新修的客棧開業後,自己這家客棧每年的營收都在大幅減少,而今年最為慘淡,他真的害怕客棧就這樣倒閉了。

想到這裡,最終老闆一咬牙答應了下來。

過了一會兒,老闆收拾好行李後把地契交給了許君行。

這一切太快了,徐廉有點不捨,畢竟這客棧他己經經營了七年!

這是他的成果!

徐廉深情的拂過櫃檯,不停地為許君行叮囑著,哪間房有什麼問題,哪間房客人最喜歡,就像是自己的家一樣。

交代完一切後,許廉要轉身離開。

這時許君行又叫住了他徐徐說道:“其實我還在招店長,月錢五十兩白銀,你可願意留下來?”

徐廉大腦彷彿宕機了,一個月就能有五十兩白銀?

當員工比自己當老闆的時候還賺?

隨即他激動的扔下行李握住了許君行的手:“願意!

太願意了!

感謝許公子願意留下我!”

表麵上一副感恩的模樣,徐廉心中卻嘲諷著,本來怕你反悔才演一出的,你居然還要給我送錢?

這燙手山芋早就想扔掉了,周圍誰不知道這家客棧死過人?

嫌晦氣躲還來不及呢,虧得官府的稅錢都快交不上了。

給一個月五十兩白銀的錢?

希望你能多撐一會兒吧,這樣自己還能再多撈一點再跑路!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